沈炳熙:让资产证券化尽快走向成熟

新闻中心

沈炳熙:让资产证券化尽快走向成熟

发布时间: 2016-09-19 17:32:55
沈炳熙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原副司长
 
       9月7日,由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当代金融家》杂志联合主办的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厦门年会、中国资产证券化首届“佰嘉奖”颁奖典礼暨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开业典礼在厦门成功召开。
 
       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原副司长沈炳熙在会上表示,希望能够创造更多的条件使资产证券化尽快走向成熟。以下为嘉宾的发言实录。
 
       各位朋友,各位同行,大家下午好!首先祝贺中国资产证券化论坛厦门年会成功召开,祝贺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正式开业。我发言的题目是“让资产证券化尽快走向成熟”。
 
       最近两年,我国资产证券化发展非常迅速。从数量、质量、范围、发行、交易等个角度看,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种情况之下,怎么把资产证券化这一项重要的资本市场业务尽快变成成熟的业务,是我们面临的任务。对此,讲三点意见。
 
       第一点   资产证券化走向成熟是一种必然趋势。
 
       资产证券化在国外,特别是一些市场经济发达国家早已是成熟的业务。从上世纪六七年代开始,美国首先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经过多年的运用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后来,次贷危机给它打上了一个不好的标记。但是,需要说明的是,一项成熟的金融业务不可能因为出了一点问题就中断了。就像信贷业务一样,不能说信贷业务出了不良资产就不是一种成熟的金融业务。
 
       我认为,一项金融业务一开始肯定是不太成熟的。经过大量实践,经过筛选,能生存下来,就一定会逐步走向成熟。一项金融业务是否成熟,有3个基本的指标或者说标准可以去判断。第一个指标,这个业务可以在全世界各国进行复制,也就是说它具有很强的可复制性,一项业务如果没有很强的复制性,只能说明这项业务在特殊的条件下才能存在。第二个指标是它能够得到适合参与这项业务人的广泛认同。能不能为大家所认同,这对于这项业务能不能发展、能不能广泛地发展是直接有关系的。其中最重要的是这项业务要得到其发起者和投资者的认同。当然其他参与者也需要认同。第三个指标是这项业务能不能为参与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参与者为什么要参与?最简单的就是为了从中取得利益,如果没有利益,没有这种机制,这个业务肯定不可能最终走向成熟。按照这三个标准去衡量,我国资产证券化业务目前还有一些问题,还不能说已经成熟。但是,资产证券化在我国也一定会逐步走向成熟,因为它是世界上成熟的金融业务,在我国的实践中也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同。
 
       第二点   资产证券化走向成熟需要创造一些条件。
 
       那么,我觉得从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首先要让发起资产证券化的机构有足够的动力去做这项业务。现在发起这个业务的,除了金融机构,也包括企业。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企业,它们为什么要发起这项业务、拓展这项业务?动力是什么?可以说,不同的机构,目的不完全一样,从金融机构方面来说,例如银行,可能有资产调整的需要,或取得新的资金来源的需要,或降低风险资产的需要等。从企业来说,当一个企业通过发债,会受到净资产的制约。通过证券化去融资,就可以摆脱这一问题。所以,对于所有发起做这项业务的机构来说,让其有足够的动力,就是要让各自不同的要求都能够在做这项业务的过程当中得到满足。
 
       其次,为资产证券化走向成熟创造条件,还要让投资者对这个产品有足够的认同。没有投资者的认可,此项业务很难大面积、大幅度的推广开来。在过去的实践当中,遇到了许多这样的例子。有的产品就是因为缺少足够的投资者,最后就没能成功发行。为此,要创造更多的外部条件,让投资者能够在开展这项业务的过程当中有更多的收益。为此,要千方百计降低证券化项目的费用成本。税收要中性,中间费用要降下来。这些既需要创造一些外部条件,尤其是政策方面,因为企业或金融机构本身没有办法去创造这种条件。要从宏观层面和政策层面去创造这样的条件。当然,开展证券化业务的机构本身,也需要做很多的工作。
 
       第三点   要使资产证券化这项业务走向成熟,需要解决各个时期出现的具体问题。
 
       在目前来看,重点要解决三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要处理好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之间中间地带资产证券化的归属问题、政策问题。现在,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已有比较明确的政策或制度,企业资产证券化也有一定制度和规则,尽管相对而言还比较粗糙。而在这两者中间,还有一些证券化资产,处于中间地带,其资产就性质而言,有点像信贷资产;但就这些资产的拥有者而言,又划不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实际的操作,就划到企业资产证券化范畴。这样,它就享受不到相应的政策优惠。比如融资租赁的资产证券化就处于这样的状态。要使得这项业务走向成熟一定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债三板”就是要为大量非标资产的交易提供平台,帮助小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就资产证券化业务而言,关键不在产品哪里交易,而是要让处在中间地带的资产找到合适的定位。
 
       第二个问题,要解决好小型机构开展证券化业务的困难。在开展证券化业务的过程中,一些大的金融机构相对来说条件比较好。而一些小的金融机构困难比较多。因为小的金融机构做证券化的基础比较差,所以,其固定费用比较高。另外,这些企业或者说金融机构的业务能力还不够强,开展这项业务在技术上有难度。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建立一种专门的、专业化的证券化运作机构,来帮助这些小机构实现资产证券化,具体就是通过收购的方式,把小机构的资产交由专门的证券化机构去实现证券化。
 
       第三个问题就是要尽快把那些行之有效的制度、办法,通过立法的形式变成法律、法规。这个意义很大。因为现有的许多制度、办法,多数是通过部门规章或者政府部门的有关规范性文件方式施行的,这就使得这种制度的可变性大,不够稳定。同时,因为不是法律法规,法定的强制力不足。法律法规就不一样,具有较好的稳定性、强制性,从而使得这种制度更容易施行。所以,这在推动资产证券化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使制度、办法法制化,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如果说十年之前,我们推出一些政策或者部门规章是因为没有经验,不可能很快的在短时间里面制定出来,因而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现在情况不同了,经过近十年时间的努力,我们已经有条件把这些制度法制化。
 
       最后,我希望通过大家共同的探讨和研究,提出一些新的见解,使得证券化业务的困难能够在实践当中不断解决。我相信,我国资产证券化一定会尽快走向成熟。
 
       (嘉宾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意见。)
 
       来源:搜狐财经